哈利波特七◎第一章 黑魔王的氣焰囂張
第一章 黑魔王的氣焰囂張
在一條狹窄的被月光籠罩著的鄉間小道上,在互相只隔了幾碼的距離,突然冒出來了兩個人。此時一片寂靜,他們手中的魔杖直指著對方的胸膛,片刻間他們認出了彼此,把魔杖收進了斗篷,興奮的朝同一個方向走去。 

“有什麼新消息麼?”兩人中個子稍高的那人問道。 

“是最好的消息。”西弗勒斯.斯內普答道。 

小道的左邊滿是錯節纏繞的低矮荊棘,右邊是一排高高的樹籬,整潔的像剛修理過的指甲。這兩個男人又高又長的斗篷隨著前進的步伐拍打在他們的腳踝四周。 

“雖然看起來我有點晚了”,亞克斯力說道,他愚鈍的面容在透過懸垂的樹枝撒下的斑駁月光中忽隱忽現。“事情比我想象的還要棘手一點。但是我覺得他會滿意的。你聽上去很自信,真的會受到不錯的接待?” 

斯內普點了點頭,但並沒有解釋更多。他們離開小路向右拐進了一條寬闊的車道。那高高的樹籬彎曲著向一旁閃開,在他們前方的不遠處出現了一座壯麗的鍛鐵大門擋住他們的路。誰也沒有停下腳步:兩個人都沉默的以一種特殊的敬禮方式舉起他們的左臂,接著徑直的穿過了去,似乎那黑色的金屬僅僅只是煙霧。 

紫杉木的籬笆隱去了兩個人的行走的聲音。。從他們右邊的某處地方傳出了沙沙的聲音:亞克斯力再次拔出了他的魔杖,越過他同伴的頭指向那裡,但是那兒根本沒有任何人,只是有一隻純白的孔雀,指高氣昂地順著樹籬的頂端行走。 

“他總是養尊處優,盧修斯。孔雀……” 亞克斯力發出一聲粗重的鼻息,把魔杖插回了斗篷。 

(注:孔雀是一語雙關 有炫耀-臭顯擺的意思,這裡是指的盧修斯) 

一座華美的莊園邸宅在筆直道路盡頭的黑暗中浮現出來,樓下那鑽石般窗玻璃閃耀著光芒。越過籬笆,在漆黑的花園裡遠離樹籬的某處有一個廢棄的噴泉。沙礫在斯內普和亞克斯力加快速度靠近前門的步伐下發出脆響,門隨著他們的靠近向裡打開了,儘管看上去沒有人碰過它。 

門廊很大,有微弱的光線並且裝飾得十分華麗,一張漂亮的地毯幾乎鋪滿了石地。兩邊墻上畫中的蒼白人像注視著斯內普和亞克斯力大步走過的身影。兩個人在一扇通往下個房間的厚實木門前停了下來,猶豫的將心跳平靜了下來,然後,斯內普轉動了青銅把手。 

寂靜的人們擠滿了整個客廳,坐在一個華麗長桌旁。房間裡的常用傢具被胡亂地放置在墻邊。精緻的大理石壁爐架下方燃燒的火焰散髮出微弱的光,壁爐上擺了一面鍍金的鏡子。斯內普和亞克斯力在門口徘徊了一會兒,當他們眼睛適應了這昏暗的環境時,他們被這幅景象裡最奇異的場面吸引住了:一個顯然沒有知覺的人,頭朝下地懸浮在桌子上方,好像被一根看不見的繩索吊著一樣緩緩轉動,人影投射在鏡子和磨光的桌子表面。在這種倍受煎熬的景象下誰都沒有抬起頭,只有一個幾乎坐在正下方的蒼白臉色的年輕男人除外,他似乎不能控制自己每分鐘都要抬頭掃視一下。 

“亞克斯力,斯內普,”桌子的一頭傳來一個高亢清利的聲音。“你們來得可真巧啊。” 

說話的人坐在火焰的前方,因此對於新來到的人來說一開始很難辨認,只能看見他的黑色輪廓。然而當他們離得近了些時,他的臉就從幽暗中浮現了出來:蛇般無發的頭顱上,鼻孔像是被撕裂了,閃爍著紅光的眼睛裡有垂直的瞳孔。他那太過於蒼白的膚色使得他看上去蒙了一層珍珠般的光。 

“西弗勒斯,這邊來,”伏地魔說,招呼斯內普到緊挨著自己右邊的位子上坐下。“亞克斯力--你挨著多羅霍夫。” 

兩個男人在指定的位子上坐下。圍繞著桌子的大多數人都盯著斯內普,因為他是伏地魔最先開口交談的人。 

“事情辦得怎麼樣了?” “正如我剛才所說,”伏地魔開口,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他的追隨者緊張的面容,“我理解得更清楚了,就比如說,在殺死哈利波特前,我需要,從你們當中借一根魔杖。” 

圍繞著伏地魔的所有臉孔一瞬間全部寫滿了震驚,就好象他說要借的是他們的一支胳膊。 

“沒有自願的麼?”伏地魔問道。“讓我看看……盧修斯,我看不出你還有什麼需要用到魔杖的地方。” 

盧修斯.馬爾福抬起頭,他的皮膚在火光映襯下顯得蠟黃,深陷的眼睛被籠罩著陰影。當他開口時,聲音很嘶啞。 

“主人?” 

“你的魔杖,盧修斯。給我你的魔杖。” 

“我……” 

馬爾福看了看他站在一旁的妻子。她直直地看向前方,臉色和他一樣蒼白,長長的金髮垂在背上,然而在桌子下面,她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腕。因為妻子的碰觸,盧修斯把手伸進長袍,取出一支魔杖,交給了伏地魔。伏地魔把魔杖舉到了紅色眼睛前,仔細地審視著。 

“是什麼做的?” 

“榆木,我的主人。”盧修斯輕聲說道。 

“芯是什麼做的?

“龍--龍心鍵。” 

“很好,”伏地魔說道。他拔出了自己的魔杖比較兩者的長度。盧修斯不由自主地挪動了一下身體,有那麼一剎那,他似乎期望著他的主人能把另一個魔杖交換給他。這舉動沒能逃過伏地魔睜得很大的充滿惡意的眼睛。 

“給你我的魔杖,盧修斯?我的魔杖?”人群中有人吃吃地笑起來。 

“我已經給了你自由,盧修斯,對你來說不夠嗎?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家人都不是很開心啊……我出現在你家惹得你不快了麼,盧修斯?” 

“不是-不是的,主人!” 

“你在說謊,盧修斯……” 

伏地魔殘忍的嘴脣不再開合後,那微弱的聲音仍然持續著嘶嘶作響。當嘶嘶聲變得更強, 一兩 個食死徒不能壓抑住開始輕輕顫抖,能聽見什麼很沉重的東西從桌子下面滑過房間。 

巨蛇緩緩爬上伏地魔的椅子,一點點向上移動,長長的身子似乎沒有盡頭,盤伏在伏地魔的肩頭。它的脖子有人的大腿那麼粗,有著和伏地魔一樣垂直瞳孔的眼睛眨也不眨。伏地魔用他細長的手指漫不經心地敲擊著它,仍然看著盧修斯.馬爾福。 

“為什麼馬爾福一家對我的決定這麼不滿意?我的回歸,我重新掌權,不正是他們許多年來一直公開宣稱所期望的嗎?” 

“當然是,我的主人。”盧修斯.馬爾福回答。他的手在擦過上脣的汗時微微顫抖。“我們過去是——現在也是。” 

在馬爾福的左邊,他的妻子奇怪地,僵直地點了點頭,目光避開了伏地魔和他的蛇。在馬爾福左邊,他的兒子,德拉科,剛才還在一直盯著頭頂那具毫無生機的身體,迅速地看了伏地魔一眼後移開了視線,害怕與他的目光接觸。 

“我的主人,”一個坐在桌子中間膚色黝黑的女人說到,她的聲音因為情緒化而抽緊,“您能在這兒,在我們家族的房子裡,是一種莫大的榮耀,沒有比這更令人高興的事情了。” 

她坐在自己的妹妹旁邊,看上去兩人是如此不相似,她那深黑的頭髮和耷拉的眼瞼,似乎端正地承受著什麼;納西莎僵硬冷漠地坐著,貝拉裡絲則向伏地魔前傾著,好象僅僅靠語言不能夠表明她渴望與他更親密的願望似的。 

“沒有比這更令人高興的事情了,”伏地魔重複著她的話,似乎在想著貝拉裡絲的時候頭向她略微轉了一下,“這說明了很多事情,貝拉裡絲,從你身上。” 

她的臉漲得通紅,眼睛裡涌起喜悅的淚水。 

“主人知道我只說真話!” 

“沒有比這更令人高興的……即使跟這個禮拜發生在你家裡的那件喜事相比?” 

她呆呆地看著伏地魔,嘴脣囁嚅著,感到十分困惑。 

“我不明白您在說什麼,我的主人。” 

“我在說你的侄女,貝拉裡絲,也是你們的,盧修斯和納西莎。她剛嫁給了那個狼人,萊姆斯.盧平。你一定很驕傲吧。” 

桌子四周頓時爆發出了嘲弄的笑聲。許多人晃蕩著身子,互相交換著嬉笑的表情,有的直用拳頭捶打桌子。那條大蛇似乎很不喜歡這種混亂,張大了嘴憤怒地發出嘶嘶聲,然而沒有食死徒能聽見,他們沉浸在羞辱貝拉裡絲和馬爾福的歡樂中不能自已。貝拉裡絲那剛剛還洋溢著幸福的臉變成了醜陋而陰暗不定的深紅色。 

“她不是我們的侄女,主人,”她大聲叫喊著,聲音蓋過了屋子裡喧囂的熱浪。“我們--納西莎和我--自從她嫁給了那個泥巴種,我們就再也沒有搭理過她了!她的孩子跟我們也沒有任何關係,更不要提她嫁的那個野獸!”
 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肛交

yhqjuhjsp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